不舍的情怀、不解的情结

   那天,在单位篮球场上,碰到一个曾经很喜欢打篮球、现在由于膝盖伤病不能剧烈活动、当时在篮球场边观看的其他部门的一个还比较年轻的领导,一场激烈的比赛下来休息时,他对我语重心长地说“你呀,有一个篮球情结,有篮球激情”。听完他的话后,我仔细想来,这么许多年以来,也许我确实是对篮球有那么一种不舍的情怀。 ­

   还是上小学时候,我们的体育课除了学习和练习广播体操以外,老师就给我们全班同学一、两个篮球,在那个场地到处坑坑洼洼、篮板破破烂烂、地面界线都没有画出来的红土球场,几十个灰头土脸的孩子,争抢哄闹瞎玩,动不动就滚成了一堆,时不时就听到有人哭爹叫娘,没有教练,也没有规矩,抢到了能够把球打到板上那就一脸的得意,全然不顾衣服脏了、甚至撕扯烂了,那是我的篮球结缘。往往是一场篮球下来,回家后免不了柳条侍候、甚至还要饿饭(那时候经济条件不好,饿饭在农村是一种比较经济实惠的惩罚手段)。 ­

   上了初中以后,环境好了一点,学校的篮球场篮板好一些,地也要平整多了,不过还是沙石土场。三年的时间里,我得益于爸爸是联校领导,和体育老师比较熟悉,经常可以邀请几个同学,从老师那里借球来玩,也还是没有教练,但是基本上开始知道打球要讲规矩了,毕竟老师象摸象样的上过几节篮球科。看看我小时候多灵光,从小就知道拉关系走后门,但是长大后居然一点都不会这些套路动作了,真的是越活越不像话。在这里,我参加了人生的第一次篮球比赛。还记得那是一个深秋的下午,周末了,大多数同学早早回家干活去了,我们班和邻班组织了一次篮球邀请赛,浓重邀请学校的体育老师做裁判,结果全场比分是6:2,我们班赢了,我也投中了自己人生的第一个比赛进球。而体育老师呢,也认认真真地执法完了全场比赛,而且那天还特意穿了一条新买的棉毛纱裤(就是那种前面有一个洞的那种内秋裤),­这可是当年的比较高档的物件了。

   到了高中,环境条件更好了,有了水泥球场,而且是两个,老师不但教篮球规则,也教篮球技术,到今天我得投篮姿势还保持得比较好,就多得益于那时候体育老师的教导,你要是不相信,下次有机会到我这里来,我们较量较量,看看我的动作标准与否,不过我已经不记得当年的体育老师的名字了。除了学习,我的活动环境就在篮球场或者那棵大杨树下的孤零零的单杠上。篮球场上,我已经是同学中的所谓高手了,一般司职小前锋或者得分后卫,总能在大小比赛中有所贡献,练就了上篮、急停跳投和远投技术,由于我这个人比较实在,所以假动作一直没有学好,我不喜欢骗人,全凭精准、速度和力量。记得高中毕业前的毕业友谊赛上,我们班在最后一分钟还落后别班7分,最后两轮进攻,我投入了两个4分球,还赢了1分。那时候,有一段时间,在比赛中半场第4个3分球开始计4分! 呵呵,列位看官,知道4分球的就知道我的年纪了,毕竟那个4分球的规则,只是实行了不到2年,而且恰好是我高中毕业前一年开始的。

   上了大学以后,篮球更是我这个乡下人的酷爱了,我在女生面前值得骄傲、拿得出手的东西不多,篮球是一项,无论是潇洒的急停跳投,还是那超远距离远投,或者精准的中投,总能够得到几声尖叫,我是系里的篮球队员—-替补的,天生的个子不够,不该生在南方,而且是经济基础差的家庭啊,需要营养的长身体时候,营养没有跟上,否则估计长到180cm应该问题不大。那时候,我基本上在比赛中没有什么机会,即便上场了没有绝佳机会,教练也不许我出手,虽然我觉得我的进攻效率一直都是比较高的。逐渐的,我成了业余篮球的骨干,在同学们中也带出了许*、宫*等几个得意弟子,他们几个均比我高大强壮,但是单挑斗牛或者两个打我一个,都不是我的对手,疯狂的时候,我们是三个人打全场,2人斗牛1人裁判,输了下,我连赢5场不休息。呵呵,那时候精力十分充沛,摸着篮球就动力十足。 ­当然,要是把我生在今天,我绝对不会再是那么过下去的,我会拿出3分之1的时间来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按照当年的学业成绩和智力水平,对比今天的大学学习,估计差不多、基本上、也许、大概够了;还有3分之1的时间要拿出来继续打篮球,身体需要锻炼,业余爱好就那么多,当然,你如果要我去唱歌我也会去,不过也唱歌也跟锻炼身体差不多,没有音乐细胞,只会歇斯底里的喊几声,甚至没有狼嚎那么充满韵律、性感、动听;剩下的3分之1的时间,我一定不打篮球、坚决不读书,当然也不会去爬山、游泳、打麻将什么的,那简直就是浪费生命,呵呵,我要陪女同学好好谈谈心,为构建和谐社会添砖加瓦。

   大学毕业分配的时候后,祖坟上冒了青烟,居然分配到了一所全国性重点大学工作,还像模像样的在大学做起了老师,篮球环境更好了,业余篮球进一步发扬。我是还是系里的篮球队员,基本上还是替补的,这和在大学学习的时候没有本质改变。但是,各位观众,当时作为我们教研室队的队员,那是绝对主力,我几乎是以一人之力,改变了我们教研室在全系7支队伍中的位置,从最后一名跃升到了亚军,赢不了机关联队。第一年参加系联赛,我场均接近20分,10余个篮板,最多一场有接近30分入帐,赢得了一些粉丝呢。代表系队参加校联赛,上过场—垃圾时间,得过分—少(没一场达10分)。但是,在和学生们的较量中,我小有名气了,3V3赛场,只要天气好,总能准时邀那么几个球友上去冲杀一翻。 那个时候,我们教研室的老师给我的高度评价就是:这个小伙子,真不错。呵呵

   由于本人一直拒绝技术研究类工作,喜欢简单快乐的生活,也不想做老学究,所以才会在后来到了现在的单位,活跃在篮球场的年轻人居然还是很多,可惜球场太少了,标准的打法就是4V4,随意拉队伍就可以排队参赛,5个进球为一场,输了的下。为了联场,大家拼劲十足,当然只有进攻和组织能力强的才是抢手队员,篮球生涯的纪录还在续写着。各位看官,可别小看我们单位的业余篮球,在我们的业余球队里,有原来湖南省大学生篮球队的队长以及陆陆续续几届大学毕业分配来的湖大、师大体育系、中南大等学校的10余个篮球骨干呢。 ­春暖花开了,篮球队员们又蠢蠢欲动了……

   篮球,让我在锻炼中明白了团结协作的重要性,所以直到今天,我的团队精神都是一流的;篮球,让我懂得了身体健康、体魄强壮的重要性,所以直到今天,我的身体素质在同年龄的同事中,那也是较好的;篮球,更让我结识了一大批朋友,从儿时的伙伴,大中学的校友,到工作中的同事,有许多是在篮球场上相识相交的。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